盛世衰

和填坑犯冲/
杂食党,二次元淡圈中,有时灵感大开可能会开坑,拖延症懒癌晚期/
因为受娘化太严重被恶心到了,所以很少看原耽/
cp吃金剑,银土银,冲神,狼樱,lc,斑夏,爱德格&莉迪亚/
漫威入坑不久,主要吃盾铁贱虫【本命两大cp】锤基,除盾冬、冬铁之外其他cp都能接受/
十二国记虽然没有爱情线,但我吃王与麒麟的主从,尚阳也行,乐俊小天使和阳子的友情cp也可以,我阳子主上威武雄壮,以及日常希望小野主上填十二国记巨坑/
三云老贼,坑我书架,死不填坑,续作难出/
日常文荒

突如其来的灵感

If you need me,I'll be here.

It's so long,Cap.Why don't you go to see him  before the war began?I hope you can still  together even if it could be a bad ending.

他将飞越茫茫星河,

他将去往空寂家园。

他们有过分离、争吵,甚至是鲜血淋漓的争斗。

但他们同样崇高理想,

同样奔往硝烟战场,

无论最后结果会怎样,

是死亡?

是磨难过后的光芒万丈?

不,

长久的分离之后更明白,

是你我不能放弃的信仰,

是你我同样的向往。

死亡,从不会是恐惧的源头,

它是英雄身上最后的勋章。

刚刚在wb发过,懒得带tag

解咒良方

时隔三个月,终于我度过了考试,正好碰上某位 @瓶烟青栀 的生日,当作生贺了。

 

前篇 01-02   也可以戳合集看上文

 

注意:本章请把队长想象成金色巨狼。

 

03

 

天将破晓,天边渐渐出现一缕光。那是月圆过后的第一束阳光。巨狼金色的毛皮也染上了缕缕金光。巨狼似乎安静了一点。Tony停在半空,不敢放松,然后他听见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什么交易?”非常疲惫的语气,但意外得好听。声音的来源是Tony眼前的巨狼。

 

夭寿啦!狼会说人话啦!Tony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愣了半天没缓过神。

 

“交易的内容是什么?”巨狼见Tony没有回答又重复了一遍。

 

“放我的父亲离开,他受了伤,我代替他呆在这儿。”

 

“你确定吗?不后悔吗?”

 

“对,所以放我父亲离开。”

 

巨狼看着Tony。太阳升起来了。东方的朝霞红黄紫蓝几种颜色渐变翻腾交融在一起。Tony发现巨狼的眼睛变成了蓝色,阳光映在它的眼瞳里,它的眼睛像是在发光。Tony一下子迷了眼。

 

“你的父亲受了伤?我先去找药,你去塔楼找你父亲吧。”

 

巨狼跳进阁楼的窗户里,Tony飞进塔楼。

 

“Tony,你回来了。你看上去不是很好。”Howard贴在牢门上,准备伸手去摸Tony,却停住了动作,“快,Tony,你赶紧走,离开这儿。不,Marvel或许也不再安全了,回到家记得让Jarvis准备好。”

 

“老头子,你会回去的。”Tony故作平静的声音从面甲里面传出来,“你的伤,你必须得回去。我同Jarvis保证过,你会平安无事的。”

 

“什么?”Howard疑惑地看着Tony。他突然觉得事情似乎会非常的不妙。

 

金色的巨狼出现在Tony身后。它嘴里衔着一只墨绿色的玻璃瓶,瓶子里好像是伤药。它走到Tony身边,鼻子蹭了蹭Tony的手,示意Tony接过瓶子。

 

Tony伸手取过瓶子。巨狼直立起来,它的爪子上挂着一柄钥匙。虽然是头狼,但它的爪子尤其地灵活,一下两下便用钥匙开了牢门。

 

Tony走进去,卸下手部护甲,替Howard上药。

 

“Tony,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废话了,老头子,有什么要交代的就去交代给Jarvis。”Tony上完了药,看着Howard,“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明白,老头子,赶紧回去。”

 

巨狼仰头呼啸一声,它极快速地驮起Howard,飞快地冲了出去。

 

Tony走到狭小的窗子前,看着巨狼把Howard送上了那匹给他带路,此时面对巨狼却怕得发抖的马。黑马背着受伤的主人,逃了似的飞奔离开。

 

“永别了,老,我的,父亲。”

 

“跟我来吧,铁皮人。”Tony听见身侧有声音传来。他转头,看见烛台上不知何时燃起了蜡烛,烛光照亮了这间阴暗潮湿的牢房。声音来源似乎就是这支蜡烛。

 

“活的?”Tony抓起烛台,伸手就鼓捣起来,“还是有什么机关导致发声的呢?”

 

“放开我,你这个铁罐。我是活的,活的!”烛台在Tony手里挣扎着,“你再不放开我,就一直呆在这儿生锈吧。”

 

“你带我去哪儿?”Tony并没有放开烛台,“我又该去哪?”

 

“请称呼我‘Mr.Barton’,粗鲁的铁罐。”烛台挺挺身子,言语中带着几分骄傲。

 

“哦,我可不是什么铁罐,我的名字是Tony,Tony Stark。”

 

“Stark?那个Stark!等等,那刚刚那个人是?”

 

“我的,嗯,父亲,Howard Stark。”

 

“老天!”Tony听到Barton大叫了一声,“总之,现在跟我过来吧。”

 

Tony在Barton的指示下,离开了塔楼,走过回廊,爬上高楼,推开了房门。

 

房间非常干净整洁,但显然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床单、被子明显是新换上的,看上去软和得很。Tony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睡个好觉补补眠,毕竟他忙了一晚上了。

 

“看起来你需要好好睡一觉,好梦,铁罐,不,Tony,Tony Stark。”Barton挣开Tony的手跳到地上,跟他道了一声安,便离开了房间。

 

Tony脱下盔甲,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补觉。

 

“很有趣的发明。”

 

Tony觉得自己睡不成了。他环顾四周,发现桌上有一只箱子在微微晃动。他走近并拿起箱子:“是你在说话?”

 

“是的,Tony,你是叫Tony吧?刚刚Clint是这么称呼你的。我是Bruce Banner,你可以喊我Bruce。”

 

“Clint?刚刚那蜡烛叫Clint?好吧,Bruce,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说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如你所见,像我们这些本该是死物的东西竟然会开口说话,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巫的咒语。我们原本都是人类,因为Cassandra的咒语,我们有人变成了野兽,有些人成了家具。我们需要有人来帮我们解咒。”

 

“解咒?你们不试试其他方法呢?”

 

“无路可走。而且,Cassandra留下的解咒方法也让我们无法猜透。The key is who passed。”

 

“这么说,过路的人都会是解除咒语的关键?那范围也太广了吧。”

 

“可真正能解除这个诅咒的人,只有一个。为此,就算是大海捞针,我们也得找到那个人。”Bruce语气中透露出无奈。

 

“那么,我如果要离开这里,就得找出谜底,对吗?”Tony敲敲盒盖,“嘿,伙计,跟你们这边的头头说一下,我会帮你们找出办法,但这之后,放我回家。”

 

“好。现在就安心休息一下吧,Tony。”Bruce看着Tony放下自己然后转身爬上床开始补眠。

 

好梦,小Stark。

 

04

 

Tony醒过来的时候,是夕阳的余辉正好洒落窗台的那一刻。Tony翻身下床,走到窗边,看着泛红的太阳渐渐沉下去。随着太阳沉下去的方向,他的目光移到城堡的正门。这间房间的视角不错,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庭前的喷泉池,还可以看见底下一丛丛开得正艳的玫瑰。

 

等等,玫瑰?Tony目光一凝,且不说玫瑰开放的时间是在八九月份,昨天一场大雪,玫瑰还能盛开,真是怪事。随后他又想到之前Bruce跟他说的诅咒,Tony不由得抚了抚额头。

 

虽然他并不认为魔法真正存在,也从未对魔法领域有所涉猎,但他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解开谜底,不是吗?

 

“叩叩”敲门声打断了Tony的思绪。Tony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小Stark,我们的领头找你过去。”开口说话的是一把扫帚。

 

扫帚?扫帚!而且还是女人的声音!Tony这下觉得自己神经有点不正常。他试着问:“你们的头头,是不是之前和我打过的那头狼?”

 

“是,小Stark。”

 

Tony突然不想过去了。开玩笑,万一一个谈不拢,对方直接扑过来咬死他,那该怎么办?战甲现在能源不足,根本应付不了这种意外。他又不傻,干什么要冒这样的险。

 

神奇的扫帚女士似乎看穿了Tony的想法,她开口说道:“Steve现在理智已经恢复过来了,他不会对你的安全造成任何威胁。”

 

“那头狼叫Steve?”Tony往后退一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还是不去了吧。”

 

然后在Tony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被扫帚女士打倒在地并且被强硬地推出了房门(虽然难以置信,他的确被一把扫帚挟持着出了房门)。

 

“女士,虽然这个问题可能问得有点晚,我还是得按照礼仪问一句,小姐的芳名是?”

 

“Natasha Romanoff,初次见面,你好,Tony Stark。”

 

Tony被推进了餐厅。他抬头看见金色的巨狼站在餐厅的另一头。它直立起来果真比他高了不止一星半点。他咳了一声,试探着问了一个好:“日安,Steve先生。”

 

“日安,小Stark。”Tony觉得Steve的声音意外得好听。之前虽然他也曾听过,但那时是打过一场之后,双方都是声音嘶哑且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根本不想废太多力气说些废话。

 

“我先问个问题,为什么你们都喊我‘小Stark’?”

 

Tony看见Steve盯着自己,他听见Steve说:“因为我们可能有渊源。请坐下吧,小Stark。”

 

Tony拉开右边椅子坐了下来。Steve坐在了主席位。他们靠得很近,Steve前腿搭在桌子上,他放低了身体。

 

“我想向你说声抱歉,小Stark。当时因为诅咒,我丧失了理智,攻击了你和你的父亲。”Steve低下他的头,Tony看到他头顶柔金色的绒毛,心中突然想试试手感。而他也这么做了。

 

“小Stark?”Steve抖了抖耳朵,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咳,抱歉我只是一时好奇。”Tony收回手,“还有,叫我Tony,一直喊我Stark,我就会想起老头子。”

 

“那好,Tony,我听说,你准备帮我们解咒。”

 

来了。Tony暗想,他坐直了身:“是的,作为交换,解除魔咒之后,我就能回去。”

 

“好。”

 

嗯?Tony原本已经做好进行一番长篇大论你来我往的大型拉锯战的准备,Steve直接一个字“好”就把他所有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这个可真不像之前一见面就要咬死他的发狂的巨狼。

 

“那么,在这之前,我需要一个工作室。”

 

“可以,我还能让Banner做你的帮手,虽然他现在这种状况并不能帮到你太多,但是,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有话聊。”

 

“就是那个箱子?”

 

“不止箱子那么简单,Tony。”Steve坐直身体,“现在,一起用餐吧。”

 

这绝对是Tony吃过的最诡异的一场晚餐。家具自动把饭菜送上餐桌,而他和一头狼(据说其实是一个人)一起用了晚餐。他匆匆忙忙用完晚餐,就和Steve道了别回自己房间去了。

 

“Stark之子,解局人否?”在一边看着情况的钟表Thor突然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把一旁的烛台Clint吓了一跳。

 

“反正我们已经等待了那么久,不急这一时片刻。”美丽的扫帚小姐Natasha如是说。

 

“老朋友的孩子啊。”衣架先生Bucky感叹了一句,“原来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啊。”

 

Steve离开座位,转身穿过房门,走了几步,推开一间暗门。

 

那房间里原本没有任何光线,本该暗得很。但奇妙的是,房间正中央立着一张小石台,台子上有一颗浮在空中的绿色的被玻璃罩着的小种子,它放着柔和的、星星点点的蓝光,光线强度不大但足以照亮整个石台。

 

“奇怪。”Steve盯着那种子看了许久,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怎么开始有发芽的迹象了呢?”

 

 -TBC-

 

我好想写到Tony养狼的日常啊


隐隐觉得flag要成了,我准备来还愿了。文名想好了,大纲准备写起来了。

解咒良方

美女与野兽AU

群里领的一个梗,自己追加了很多设定,短篇,可能要几发才能完

取名废,起了这个名字就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相思之疾,无药可医

小甜饼,暖暖心

昨晚打的稿结果后来电脑卡了没保存下来,今天重新打了一遍,我果然不适合填坑

打斗场面描写苦手,谁来救救我

 

 

正文

 

01

 

“Jarvis,这次你不用跟着我出门了,在家看着Tony。”Howard带上黑色爵士帽,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眉头紧皱,“这些天,他们,更加要小心了。”

 

“是。”尽职尽责的老管家Jarvis目送着老主人乘上马车渐渐远去。

 

此时,被Howard和Jarvis提到的Tony正呆在自己的工作间,注视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钢铁战甲。

 

“少爷,现在应该是用午餐的时间了。哦,天呐。”Jarvis推开工作室的门,第一眼看见的是站在自家少爷Tony面前的战甲。战甲整体是银色的钢铁,面甲部分留出了眼睛、嘴巴的空口。尽管看上去有些笨重,它仍像一个战士,准备去守护自己的家园。

 

“Jarvis,这很棒吧,这绝对是令我自豪的一件作品。”Tony兴奋地跟Jarvis介绍,“喷气式推进器能让我飞上天空,但缺点是燃料不足,而且携带燃料并不方便。另外武器配备方面还要改进,配色这里我想改成金红两色。”

 

Tony继承了Stark一家恐怖的天赋。Jarvis看着Tony,仿佛昨天还在怀中嗷嗷直哭的孩子,今天一下子就窜出来说“我长大了”。

 

“Jarvis,老头子不会又出去了吧?”

 

“是的,少爷。老爷还嘱咐我要看好您。”Jarvis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里带上笑意,“要看好一个Stark,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过,为了少爷您的安全,这几天您该注意一下。”

 

“你确定不是在嘲讽我?”

 

“当然不是,少爷。这几天,外面不大太平。”

 

自从二十年前那场变乱,Red Skull篡夺大权之后,一切都变了。不是没有人想起来反对,但他们都被及其残忍血腥的方式镇压了。鲜血和屠刀使得王国国民忘记抗争的信念,但终归会有人想起来的,不是吗?

 

不过这一切和Tony还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个名叫Marvel的镇子离王都很远,而且四周的森林把Marvel包围起来。Marvel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Tony是镇上长得最俊美的人。焦糖色的眼睛大而迷人。Tony还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获得镇上大大小小姑娘们的青睐。她们常常把Tony抱在怀里亲亲他的脸颊,有时又会给Tony塞点好吃的好玩的(虽然Tony并不缺这些,毕竟Stark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富豪)。等到Tony长大成人之后,俊美的外表和富有的身家吸引了一大群姑娘。Tony交过很多任女朋友,但从没有一个人能让Tony愿意与之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Tony又被公认为镇上最古怪的人。他不像别的男人一样出门打猎、从军或者做生意养家糊口。他只是缩在他的工作间里,鼓捣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过他的发明有一部分很受镇上人的追捧,这些东西确实给他们带来了便利。所以Tony的人缘还不算坏。隔壁的Pepper 和Rhodes经常过来串个门,捞一捞因为管家Jarvis跟随Howard出门所以没人管,就一个人待在工作间很长时间的Tony。

 

“少爷,就要过冬了,还是要注意一下保暖。” Jarvis提醒Tony多多加衣。

 

“下雪了。” Tony看向窗外,夕阳渐沉,雪花飘落,竟意外有些诗意的美感。

 

“是啊,看来春天就快来了。明年或许是个好年。” 

 

“老头子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少爷是在关心老爷?” 

 

“我没有!” Tony刚想辩解下去,突然他听见门外一声马的嘶鸣。

 

Tony和Jarvis冲出门。门外一匹黑马焦躁不已地来回走动。它的脚踝处受了伤流着血,嘴里咬着一顶脏破的黑色爵士帽。

 

那是Howard出门戴的帽子。Howard出事了! 

 

Jarvis赶紧给马治伤,Tony非常快地穿上了盔甲。

 

Jarvis拉住准备走的Tony:“少爷,你呆在这里,我去找老爷。”

 

“Jarvis,请相信我,我会把老头子带回来。相信我,我会平安无事的。” Tony看着Jarvis。他知道Jarvis一直把自己当做他的孩子来对待。Edwin Jarvis的妻子Anna Jarvis因为旧伤无法拥有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Howard的妻子Maria生下Tony之后,他们夫妻俩就一直很疼爱Tony。Jarvis在五年前失去了他此生挚爱的妻子Anna,他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亲近的人了。

 

“我明白了,少爷。” Jarvis放开手,“一定要回来,少爷。”孩子终归是长大了。

 

Tony走近黑马,轻声说:“为我带路吧。” 

 

马似乎很通人性。它立刻转身朝外跑。Tony飞上空跟着马指引的路走。

 

Jarvis看着Tony远去的身影,默默地在心中祈祷。

 

神啊,请一定要保佑这个懵懂之际就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别再失去他的父亲,请一定要保佑他们父子能平安回来。

 

02

 

Tony跟着黑马飞了很久才到了一座古堡前。

 

马停在城堡大门口死活不愿进去。Tony只好自己一个人进入古堡。深夜里这座 城堡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儿,阴森诡异,像灵异小说里的鬼堡。

 

Tony推开大门。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线 。这怎么像恐怖小说的开头,Tony暗自想道,不过我没那么蠢。

 

幸亏Tony胸前安了一个供能用的光堆可以提供光线,要不然他得浪费很多时间。他顺利地穿过大厅,走过隔间,爬上塔楼。他看见Howard被关在牢里。

 

Howard的情况很不好。他的脸上有很多道擦伤,左肩还流着血,手上腿上明显有爪子抓伤的痕迹。阴暗潮湿的环境对养伤并没有什么好处。

 

“你是谁?” Howard警惕地看着面前全副武装,穿着金红色盔甲的人。

 

Tony打开面甲:“嘿,是我,老头子,惊不惊喜?” 

 

“Tony!你怎么,你的发明干得不错,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再改进改进。不过,现在你赶紧离开这儿,在它没有发现你之前,赶快逃。” 

 

“谁?” 

 

回答Tony的是身后一声嚎叫。

 

“这座城堡的看护者,或者是主人。管他的,赶紧跑。” Howard右手捂着肩,走到牢门前。

 

Tony转过身,看见面前是一头金色的巨狼。

 

“你该早点告诉我的。” Tony后退几步,背贴在牢门上。

 

“不都一样吗?它还是发现你了。” 

 

巨狼弓着背,头放低,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Tony,龇着牙,像是准备对闯入自己领域的动物发起进攻。它的体型不是一般的大,如果直立起来,绝对比普通成年男子还要高还要壮。

 

Tony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不敢乱动,他自己至少还有战甲护身,但Howard的情况绝对受不了什么其他的折腾了。 

 

“乖,puppy,别乱动,我们马上就走。” Tony试图安抚眼前的巨狼。

 

狼朝Tony扑了过来 。Tony抬手给了它一炮。

 

“Nice!Tony,你这是从哪学的?” Howard替Tony欢呼了一声。

 

“翻翻书,看看笔记,然后自己研究研究,很简单的。”

 

“小心,Tony!” 

 

巨狼侧身躲过了攻击。它瞪着Tony,鼻尖呼出了热气。显然Tony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它。

 

这里空间太小了,Tony从窗口飞了出去。巨狼跟着跳了出去。,它刚好落在离塔楼不远的阁楼屋顶上。

 

Tony肩部的战甲翻起,放出许多小追击炮,他抬起手,掌心对准了巨狼。巨狼灵巧敏捷地躲过了炮弹的攻击。

 

这狼到底怎么回事?Tony心中十分疑惑,按理说,狼是群居性的动物,但现在还没有其他狼过来支援,而且这头狼的速度、身体灵活程度都远超狼的极限,到底是为什么?

 

Tony朝巨狼放了斥力炮,同时放出追击炮阻断巨狼逃脱路线。

 

斥力炮打中了巨狼。巨狼呜咽了一声,“嘭”地倒在了屋顶上。

 

Tony降落到屋顶上,小心翼翼地靠近巨狼。他不确信这头狼是不是在装死。

 

Tony半跪在狼身侧,看见巨狼紧闭的眼睛。

 

下一瞬,他就被巨狼给压住了。他看见巨狼张大嘴巴正准备给他的脖子来上一口。脖颈处虽然有护甲防护,但Tony不确定护甲在巨狼锋利的獠牙下能撑多久。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面甲快被从下往上地翻开了。

 

Tony抓准时机,一把掀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巨狼,再次飞了起来,与巨狼拉开距离。他看见巨狼的右前肢流着血,心里一惊,斥力炮也只能伤到它这么多,这头狼真是见鬼了的皮糙肉厚啊。

 

天快亮了,能量警报信号器“嘀”地一声响起。Tony查看了一下情况,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自己离开这里,剩余的能量只够自己勉勉强强地返回家。二是集中剩余能量再集中攻击,让巨狼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再去救Howard。但第二种显然不大现实,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Tony怕最后被耗死的是他自己。但他也不喜欢第一种选择。

 

Tony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好吗?”

后篇 03-04

哨向想改成盾铁和十二国记的混合同人。十二国记好看但是个巨坑。庆主从和雁主从一定会出现,骁宗会出场的吧,戴国真的在死局里熬了太久,该让骁宗回来了,我可怜的泰麒蒿里。不过估计漫威众人世界观会被颠覆的吧,人是从树上结果而生,天帝指示麒麟选王,王坐镇本国,妖魔才不来犯。王若失道,麒麟生病,妖魔入境。王和麒麟互为半身,麒麟一死,尸身被使令吞食,王不久也会死去。
时间设定的话是2018年,设定阳子穿越时间是动画放映时间2002年(小说是小野主上1992年写的,但我觉得放在阳子过“山”的时候不是很好吗?)
其实中间可以书架串个场什么的,幻书大开异世界大门放出妖魔,复联众人陷入与妖魔作斗争的困境
世界设定应该是AA吧

存梗

盾铁的傲慢与偏见au
原著小说我一直很喜欢,mcu盾铁刚开始相处也有种相似的感觉
铁人“老子最聪明有钱”,实则自毁倾向背负伤痛
队长日常嫌弃铁人,其实不自觉地关注

记梗

AA铁和MCU铁互换
AA铁——Stark
AA盾——Rogers
MCU铁——Tony
MCU盾——Steve

故事源于一个巧合,Tony为了对抗灭霸,研究平行时空穿梭机用以寻求帮助。Stark追寻未知去建造穿梭机。某天他们快要完成进行实验的时候,意外发生。Tony到了AA,Stark去了MCU。Stark面临分崩离析的复联和即将到来的灭霸(了解之前发生的一切后,Stark:Rogers你个混蛋,居然敢打我),Tony对着团结和谐的复联大家庭手足无措。

命题无解01


ooc严重预警,难吃预警,没有驾照,不敢开车。讲真,abo被我遗忘到天边去了

如图,队长黑化成蛇队,私设很多

分成Tony和Steve两角度叙述,时间线可能有点乱,Tony角度是正文的正确时间顺序,Steve角度相当于揭秘【bushi】

与MCU有关,故事世界是与MCU极相似的平行世界。但Tony的年龄设定有变化,出生时间和父母去世时间都向后推迟,故事开始Tony是24岁。Tony父母被冬兵杀害,但动手的人不是Bucky。设定里Tony都不知道Captain America真正的名字叫Steve Rogers,也不认识他的脸。其他大体不变

我跟信息素是橘子汽水味的这个设定杠上了

 

正文

 

【Tony角度】

1

倒霉是种什么感觉?Tony Stark告诉你,是当你发现你很信任的把他当成叔叔一样的Obadiah Stane背叛了你欺骗了你之后,在你的管家JARVIS更新暂时没法订外卖家里没存货只能自己开车去店里吃顿饭可能再搭个讪约个炮什么的然后顺便买甜甜圈和咖啡的路上被绑架了。

 

Tony Stark被绑架了。这并不是什么十分新奇的体验,至少对Tony来说是这样的。21岁时他的父母Howard Stark、Maria Stark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之后,他就接手了SI。他已经非常的富有,可他却有一个永远无法消除的遗憾,遗憾没能和父母说一句“I love you”。

 

Tony从小就是个天才,但他很少有机会让他父亲陪着一块玩,更多的时候他呆在Howard的实验室做实验,父子俩简直一个样,一样疯狂地沉迷于研究发明。他父亲Howard并不相信Captain America已经死了,哪怕他们找到了他的盾牌,和,他被冻在坚冰中的尸体。Howard不断实验试图破解疑团,用以证明那具被解冻后就瞬间消失归于虚无的尸体并不是Steve Rogers。注射了超级士兵血清的Captain America怎么可能就这样灰飞烟灭了呢?最终,Howard找到了答案,是宇宙魔方的能量导致的。这种能量本来对人体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然而它变了,它抑制新陈代谢的作用,这使得Captain America受伤之后无法进行自愈。失血过多导致Captain America死亡。冰冻条件下,Captain America的尸体得以保存。可问题是,为什么会消失,这个答案,Howard至死都没找到。

 

眼前一片漆黑,Tony的双眼被黑布蒙住,嘴被胶布封住,双手反绑在身后,正被人推着走。Tony试图留意周围的环境,然而徒劳无功,四周除了他们走动发出来的声音外,其他都静得吓人。他们走的路线虽然复杂,但是并不能影响Tony的记忆。现在没法挣脱绳索,更别提在几个大汉眼前逃脱,显然不是逃走的时机。

 

停下了。Tony被推进了一间房间,手上绑缚的绳索换成了手铐。手铐一端是一根长长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深入墙壁。眼前的黑布被取了下来,嘴上的胶布也被撕了下来。强光让Tony的双眼紧紧闭起。好一会儿,Tony才渐渐适应,睁开眼睛。

 

他被锁在一间三面是白色墙壁,一面是玻璃墙壁,仅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的房间里。Tony坐在床上,抹了一把脸。头顶的灯发出刺眼的光。Tony看了看房间布置。离门最远的是靠着白墙的床,床靠的那面墙正好连着铁链。床不远处就是桌子。那床正对玻璃墙。Tony试探着走了走。他发现他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桌子最远的那端,离门只有一米的距离。

 

Tony身上的通讯和信号定位与发射装置早在被绑的时候就被毁了。现在他所能使用的,只有这房间里的家具,而且,谁知道那面玻璃墙的另一面会是什么。Tony的头看向床尾那的监视器。这房间里少说有四个监视器。

 

材料有限,行动受制,还有旁人监视。这样的困境让Tony非常烦恼。虽然他在被绑架的第一时间就向JARVIS和神盾局发出了求救信号,但他们不一定能知道他所在的具体地址。还有,把他绑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为财?那倒容易解决。为武器?这个就麻烦了,Tony并不希望自己的发明用来危害公众。而这种把他绑架过来就为了让他制造武器的行为更是令他厌恶。

 

正当Tony思索逃脱方法的时候,门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金发男人。他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眼中的蓝色像风暴来临前的大海,蕴蓄着诸多不可说明的即将汹涌而来的波涛,在你不备时一把将你拖入海底。他的五官俊朗端正,浑身都散发着“我是好人你们可以信赖依靠我”的伟大光明正直的气息。阴暗抑郁和光明可靠,这一切非常矛盾,但却奇妙地结合在了一起。

 

他开口说话了:“Mr.Stark,很抱歉和你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儿。”

 

哦,我可一点都没感觉出你的抱歉。Tony低头在心中默默吐槽。

 

“把你带到这里来,并不是想要你的财富。”

 

嗯,出乎意料地单刀直入啊。

 

“事实上,打造武器是我们这次‘请’你来的目的。”

 

呵,我猜到了。

 

“我改主意了,不用你制造武器。”他走向Tony,走到床边,俯下身看着他,“我看上你了,Mr.Stark。”

 

哼,还说,等等,这是什么鬼。Tony望向男人:“我不同意,虽然你肤白貌美大胸长腿,那也不行。”

 

“怎么不行?”男人把头凑近Tony的脸。Tony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却被男人死死地扣住了头,“Tony Stark,人人都爱的Tony Stark,风流成性的Omega,为什么不行?”

 

“你不对我的胃口。”虽然Tony是Omega,但他不喜欢男人,他是直的,钢铁直男。

 

“我不信。”男人抵着Tony的头,他泛着潮水的双眼盯着Tony良久,然后,他笑了,“我怎么忘了,你是Tony啊。”

 

Tony闻到空气中隐隐约约有一种焚香的气味,而且渐渐有变浓的趋势。他身体开始发软,可恶啊,早知道应该早点注射这个月的抑制剂的。在发情期里,Omega会不由自主地臣服于Alpha,哪怕是科技发达的现在,这种现象也无法彻底改变。

 

“不过,Tony,即便如此,你也只是我的Tony。”男人伸手抱住Tony发软的身体,鼻尖凑近Tony颈后的腺体,“Steve Rogers,我的名字。”

 

“艹你的。”Tony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虽然他私生活一向放荡不羁并且他还是个Omega,但他从没试着被男人上过。

 

“遵命。乐意之至,my Tony。”

 

“!”Tony发誓他一定要搞死他,一定要。

 

-TBC-

存梗

目前在写队长黑化的abo【abo设定已经被我忽略了】,剧情类似是队长读档重来,阻止悲剧发生,黑化的队长抹杀自己囚禁Tony,然后自己去创造一个新世界,然而失败了。历史不可改写逆转,这是个无解的命题。
然后想写盾铁的哨向。剧情还在构思中,打斗场面很苦手。可能会把复联写成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