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衰

和填坑犯冲/
杂食党,二次元淡圈中,有时灵感大开可能会开坑,拖延症懒癌晚期/
因为受娘化太严重被恶心到了,所以很少看原耽/
cp吃金剑,银土银,冲神,狼樱,lc,斑夏,爱德格&莉迪亚/
漫威入坑不久,主要吃盾铁贱虫【本命两大cp】锤基,除盾冬、冬铁之外其他cp都能接受/
十二国记虽然没有爱情线,但我吃王与麒麟的主从,尚阳也行,乐俊小天使和阳子的友情cp也可以,我阳子主上威武雄壮,以及日常希望小野主上填十二国记巨坑/
三云老贼,坑我书架,死不填坑,续作难出/
日常文荒

解咒良方

美女与野兽AU

群里领的一个梗,自己追加了很多设定,短篇,可能要几发才能完

取名废,起了这个名字就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相思之疾,无药可医

小甜饼,暖暖心

昨晚打的稿结果后来电脑卡了没保存下来,今天重新打了一遍,我果然不适合填坑

打斗场面描写苦手,谁来救救我

 

 

正文

 

01

 

“Jarvis,这次你不用跟着我出门了,在家看着Tony。”Howard带上黑色爵士帽,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眉头紧皱,“这些天,他们,更加要小心了。”

 

“是。”尽职尽责的老管家Jarvis目送着老主人乘上马车渐渐远去。

 

此时,被Howard和Jarvis提到的Tony正呆在自己的工作间,注视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钢铁战甲。

 

“少爷,现在应该是用午餐的时间了。哦,天呐。”Jarvis推开工作室的门,第一眼看见的是站在自家少爷Tony面前的战甲。战甲整体是银色的钢铁,面甲部分留出了眼睛、嘴巴的空口。尽管看上去有些笨重,它仍像一个战士,准备去守护自己的家园。

 

“Jarvis,这很棒吧,这绝对是令我自豪的一件作品。”Tony兴奋地跟Jarvis介绍,“喷气式推进器能让我飞上天空,但缺点是燃料不足,而且携带燃料并不方便。另外武器配备方面还要改进,配色这里我想改成金红两色。”

 

Tony继承了Stark一家恐怖的天赋。Jarvis看着Tony,仿佛昨天还在怀中嗷嗷直哭的孩子,今天一下子就窜出来说“我长大了”。

 

“Jarvis,老头子不会又出去了吧?”

 

“是的,少爷。老爷还嘱咐我要看好您。”Jarvis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里带上笑意,“要看好一个Stark,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过,为了少爷您的安全,这几天您该注意一下。”

 

“你确定不是在嘲讽我?”

 

“当然不是,少爷。这几天,外面不大太平。”

 

自从二十年前那场变乱,Red Skull篡夺大权之后,一切都变了。不是没有人想起来反对,但他们都被及其残忍血腥的方式镇压了。鲜血和屠刀使得王国国民忘记抗争的信念,但终归会有人想起来的,不是吗?

 

不过这一切和Tony还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个名叫Marvel的镇子离王都很远,而且四周的森林把Marvel包围起来。Marvel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Tony是镇上长得最俊美的人。焦糖色的眼睛大而迷人。Tony还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获得镇上大大小小姑娘们的青睐。她们常常把Tony抱在怀里亲亲他的脸颊,有时又会给Tony塞点好吃的好玩的(虽然Tony并不缺这些,毕竟Stark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富豪)。等到Tony长大成人之后,俊美的外表和富有的身家吸引了一大群姑娘。Tony交过很多任女朋友,但从没有一个人能让Tony愿意与之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Tony又被公认为镇上最古怪的人。他不像别的男人一样出门打猎、从军或者做生意养家糊口。他只是缩在他的工作间里,鼓捣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过他的发明有一部分很受镇上人的追捧,这些东西确实给他们带来了便利。所以Tony的人缘还不算坏。隔壁的Pepper 和Rhodes经常过来串个门,捞一捞因为管家Jarvis跟随Howard出门所以没人管,就一个人待在工作间很长时间的Tony。

 

“少爷,就要过冬了,还是要注意一下保暖。” Jarvis提醒Tony多多加衣。

 

“下雪了。” Tony看向窗外,夕阳渐沉,雪花飘落,竟意外有些诗意的美感。

 

“是啊,看来春天就快来了。明年或许是个好年。” 

 

“老头子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少爷是在关心老爷?” 

 

“我没有!” Tony刚想辩解下去,突然他听见门外一声马的嘶鸣。

 

Tony和Jarvis冲出门。门外一匹黑马焦躁不已地来回走动。它的脚踝处受了伤流着血,嘴里咬着一顶脏破的黑色爵士帽。

 

那是Howard出门戴的帽子。Howard出事了! 

 

Jarvis赶紧给马治伤,Tony非常快地穿上了盔甲。

 

Jarvis拉住准备走的Tony:“少爷,你呆在这里,我去找老爷。”

 

“Jarvis,请相信我,我会把老头子带回来。相信我,我会平安无事的。” Tony看着Jarvis。他知道Jarvis一直把自己当做他的孩子来对待。Edwin Jarvis的妻子Anna Jarvis因为旧伤无法拥有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Howard的妻子Maria生下Tony之后,他们夫妻俩就一直很疼爱Tony。Jarvis在五年前失去了他此生挚爱的妻子Anna,他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亲近的人了。

 

“我明白了,少爷。” Jarvis放开手,“一定要回来,少爷。”孩子终归是长大了。

 

Tony走近黑马,轻声说:“为我带路吧。” 

 

马似乎很通人性。它立刻转身朝外跑。Tony飞上空跟着马指引的路走。

 

Jarvis看着Tony远去的身影,默默地在心中祈祷。

 

神啊,请一定要保佑这个懵懂之际就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别再失去他的父亲,请一定要保佑他们父子能平安回来。

 

02

 

Tony跟着黑马飞了很久才到了一座古堡前。

 

马停在城堡大门口死活不愿进去。Tony只好自己一个人进入古堡。深夜里这座 城堡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儿,阴森诡异,像灵异小说里的鬼堡。

 

Tony推开大门。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线 。这怎么像恐怖小说的开头,Tony暗自想道,不过我没那么蠢。

 

幸亏Tony胸前安了一个供能用的光堆可以提供光线,要不然他得浪费很多时间。他顺利地穿过大厅,走过隔间,爬上塔楼。他看见Howard被关在牢里。

 

Howard的情况很不好。他的脸上有很多道擦伤,左肩还流着血,手上腿上明显有爪子抓伤的痕迹。阴暗潮湿的环境对养伤并没有什么好处。

 

“你是谁?” Howard警惕地看着面前全副武装,穿着金红色盔甲的人。

 

Tony打开面甲:“嘿,是我,老头子,惊不惊喜?” 

 

“Tony!你怎么,你的发明干得不错,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再改进改进。不过,现在你赶紧离开这儿,在它没有发现你之前,赶快逃。” 

 

“谁?” 

 

回答Tony的是身后一声嚎叫。

 

“这座城堡的看护者,或者是主人。管他的,赶紧跑。” Howard右手捂着肩,走到牢门前。

 

Tony转过身,看见面前是一头金色的巨狼。

 

“你该早点告诉我的。” Tony后退几步,背贴在牢门上。

 

“不都一样吗?它还是发现你了。” 

 

巨狼弓着背,头放低,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Tony,龇着牙,像是准备对闯入自己领域的动物发起进攻。它的体型不是一般的大,如果直立起来,绝对比普通成年男子还要高还要壮。

 

Tony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不敢乱动,他自己至少还有战甲护身,但Howard的情况绝对受不了什么其他的折腾了。 

 

“乖,puppy,别乱动,我们马上就走。” Tony试图安抚眼前的巨狼。

 

狼朝Tony扑了过来 。Tony抬手给了它一炮。

 

“Nice!Tony,你这是从哪学的?” Howard替Tony欢呼了一声。

 

“翻翻书,看看笔记,然后自己研究研究,很简单的。”

 

“小心,Tony!” 

 

巨狼侧身躲过了攻击。它瞪着Tony,鼻尖呼出了热气。显然Tony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它。

 

这里空间太小了,Tony从窗口飞了出去。巨狼跟着跳了出去。,它刚好落在离塔楼不远的阁楼屋顶上。

 

Tony肩部的战甲翻起,放出许多小追击炮,他抬起手,掌心对准了巨狼。巨狼灵巧敏捷地躲过了炮弹的攻击。

 

这狼到底怎么回事?Tony心中十分疑惑,按理说,狼是群居性的动物,但现在还没有其他狼过来支援,而且这头狼的速度、身体灵活程度都远超狼的极限,到底是为什么?

 

Tony朝巨狼放了斥力炮,同时放出追击炮阻断巨狼逃脱路线。

 

斥力炮打中了巨狼。巨狼呜咽了一声,“嘭”地倒在了屋顶上。

 

Tony降落到屋顶上,小心翼翼地靠近巨狼。他不确信这头狼是不是在装死。

 

Tony半跪在狼身侧,看见巨狼紧闭的眼睛。

 

下一瞬,他就被巨狼给压住了。他看见巨狼张大嘴巴正准备给他的脖子来上一口。脖颈处虽然有护甲防护,但Tony不确定护甲在巨狼锋利的獠牙下能撑多久。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面甲快被从下往上地翻开了。

 

Tony抓准时机,一把掀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巨狼,再次飞了起来,与巨狼拉开距离。他看见巨狼的右前肢流着血,心里一惊,斥力炮也只能伤到它这么多,这头狼真是见鬼了的皮糙肉厚啊。

 

天快亮了,能量警报信号器“嘀”地一声响起。Tony查看了一下情况,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自己离开这里,剩余的能量只够自己勉勉强强地返回家。二是集中剩余能量再集中攻击,让巨狼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再去救Howard。但第二种显然不大现实,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Tony怕最后被耗死的是他自己。但他也不喜欢第一种选择。

 

Tony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好吗?”

后篇 03-04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