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衰

和填坑犯冲/
杂食党,二次元淡圈中,有时灵感大开可能会开坑,拖延症懒癌晚期/
因为受娘化太严重被恶心到了,所以很少看原耽/
cp吃金剑,银土银,冲神,狼樱,lc,斑夏,爱德格&莉迪亚/
漫威入坑不久,主要吃盾铁贱虫【本命两大cp】锤基,除盾冬、冬铁之外其他cp都能接受/
十二国记虽然没有爱情线,但我吃王与麒麟的主从,尚阳也行,乐俊小天使和阳子的友情cp也可以,我阳子主上威武雄壮,以及日常希望小野主上填十二国记巨坑/
三云老贼,坑我书架,死不填坑,续作难出/
日常文荒

解咒良方

时隔三个月,终于我度过了考试,正好碰上某位 @瓶烟青栀 的生日,当作生贺了。

 

前篇 01-02   也可以戳合集看上文

 

注意:本章请把队长想象成金色巨狼。

 

03

 

天将破晓,天边渐渐出现一缕光。那是月圆过后的第一束阳光。巨狼金色的毛皮也染上了缕缕金光。巨狼似乎安静了一点。Tony停在半空,不敢放松,然后他听见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什么交易?”非常疲惫的语气,但意外得好听。声音的来源是Tony眼前的巨狼。

 

夭寿啦!狼会说人话啦!Tony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愣了半天没缓过神。

 

“交易的内容是什么?”巨狼见Tony没有回答又重复了一遍。

 

“放我的父亲离开,他受了伤,我代替他呆在这儿。”

 

“你确定吗?不后悔吗?”

 

“对,所以放我父亲离开。”

 

巨狼看着Tony。太阳升起来了。东方的朝霞红黄紫蓝几种颜色渐变翻腾交融在一起。Tony发现巨狼的眼睛变成了蓝色,阳光映在它的眼瞳里,它的眼睛像是在发光。Tony一下子迷了眼。

 

“你的父亲受了伤?我先去找药,你去塔楼找你父亲吧。”

 

巨狼跳进阁楼的窗户里,Tony飞进塔楼。

 

“Tony,你回来了。你看上去不是很好。”Howard贴在牢门上,准备伸手去摸Tony,却停住了动作,“快,Tony,你赶紧走,离开这儿。不,Marvel或许也不再安全了,回到家记得让Jarvis准备好。”

 

“老头子,你会回去的。”Tony故作平静的声音从面甲里面传出来,“你的伤,你必须得回去。我同Jarvis保证过,你会平安无事的。”

 

“什么?”Howard疑惑地看着Tony。他突然觉得事情似乎会非常的不妙。

 

金色的巨狼出现在Tony身后。它嘴里衔着一只墨绿色的玻璃瓶,瓶子里好像是伤药。它走到Tony身边,鼻子蹭了蹭Tony的手,示意Tony接过瓶子。

 

Tony伸手取过瓶子。巨狼直立起来,它的爪子上挂着一柄钥匙。虽然是头狼,但它的爪子尤其地灵活,一下两下便用钥匙开了牢门。

 

Tony走进去,卸下手部护甲,替Howard上药。

 

“Tony,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废话了,老头子,有什么要交代的就去交代给Jarvis。”Tony上完了药,看着Howard,“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明白,老头子,赶紧回去。”

 

巨狼仰头呼啸一声,它极快速地驮起Howard,飞快地冲了出去。

 

Tony走到狭小的窗子前,看着巨狼把Howard送上了那匹给他带路,此时面对巨狼却怕得发抖的马。黑马背着受伤的主人,逃了似的飞奔离开。

 

“永别了,老,我的,父亲。”

 

“跟我来吧,铁皮人。”Tony听见身侧有声音传来。他转头,看见烛台上不知何时燃起了蜡烛,烛光照亮了这间阴暗潮湿的牢房。声音来源似乎就是这支蜡烛。

 

“活的?”Tony抓起烛台,伸手就鼓捣起来,“还是有什么机关导致发声的呢?”

 

“放开我,你这个铁罐。我是活的,活的!”烛台在Tony手里挣扎着,“你再不放开我,就一直呆在这儿生锈吧。”

 

“你带我去哪儿?”Tony并没有放开烛台,“我又该去哪?”

 

“请称呼我‘Mr.Barton’,粗鲁的铁罐。”烛台挺挺身子,言语中带着几分骄傲。

 

“哦,我可不是什么铁罐,我的名字是Tony,Tony Stark。”

 

“Stark?那个Stark!等等,那刚刚那个人是?”

 

“我的,嗯,父亲,Howard Stark。”

 

“老天!”Tony听到Barton大叫了一声,“总之,现在跟我过来吧。”

 

Tony在Barton的指示下,离开了塔楼,走过回廊,爬上高楼,推开了房门。

 

房间非常干净整洁,但显然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床单、被子明显是新换上的,看上去软和得很。Tony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睡个好觉补补眠,毕竟他忙了一晚上了。

 

“看起来你需要好好睡一觉,好梦,铁罐,不,Tony,Tony Stark。”Barton挣开Tony的手跳到地上,跟他道了一声安,便离开了房间。

 

Tony脱下盔甲,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补觉。

 

“很有趣的发明。”

 

Tony觉得自己睡不成了。他环顾四周,发现桌上有一只箱子在微微晃动。他走近并拿起箱子:“是你在说话?”

 

“是的,Tony,你是叫Tony吧?刚刚Clint是这么称呼你的。我是Bruce Banner,你可以喊我Bruce。”

 

“Clint?刚刚那蜡烛叫Clint?好吧,Bruce,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说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如你所见,像我们这些本该是死物的东西竟然会开口说话,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巫的咒语。我们原本都是人类,因为Cassandra的咒语,我们有人变成了野兽,有些人成了家具。我们需要有人来帮我们解咒。”

 

“解咒?你们不试试其他方法呢?”

 

“无路可走。而且,Cassandra留下的解咒方法也让我们无法猜透。The key is who passed。”

 

“这么说,过路的人都会是解除咒语的关键?那范围也太广了吧。”

 

“可真正能解除这个诅咒的人,只有一个。为此,就算是大海捞针,我们也得找到那个人。”Bruce语气中透露出无奈。

 

“那么,我如果要离开这里,就得找出谜底,对吗?”Tony敲敲盒盖,“嘿,伙计,跟你们这边的头头说一下,我会帮你们找出办法,但这之后,放我回家。”

 

“好。现在就安心休息一下吧,Tony。”Bruce看着Tony放下自己然后转身爬上床开始补眠。

 

好梦,小Stark。

 

04

 

Tony醒过来的时候,是夕阳的余辉正好洒落窗台的那一刻。Tony翻身下床,走到窗边,看着泛红的太阳渐渐沉下去。随着太阳沉下去的方向,他的目光移到城堡的正门。这间房间的视角不错,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庭前的喷泉池,还可以看见底下一丛丛开得正艳的玫瑰。

 

等等,玫瑰?Tony目光一凝,且不说玫瑰开放的时间是在八九月份,昨天一场大雪,玫瑰还能盛开,真是怪事。随后他又想到之前Bruce跟他说的诅咒,Tony不由得抚了抚额头。

 

虽然他并不认为魔法真正存在,也从未对魔法领域有所涉猎,但他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解开谜底,不是吗?

 

“叩叩”敲门声打断了Tony的思绪。Tony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小Stark,我们的领头找你过去。”开口说话的是一把扫帚。

 

扫帚?扫帚!而且还是女人的声音!Tony这下觉得自己神经有点不正常。他试着问:“你们的头头,是不是之前和我打过的那头狼?”

 

“是,小Stark。”

 

Tony突然不想过去了。开玩笑,万一一个谈不拢,对方直接扑过来咬死他,那该怎么办?战甲现在能源不足,根本应付不了这种意外。他又不傻,干什么要冒这样的险。

 

神奇的扫帚女士似乎看穿了Tony的想法,她开口说道:“Steve现在理智已经恢复过来了,他不会对你的安全造成任何威胁。”

 

“那头狼叫Steve?”Tony往后退一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还是不去了吧。”

 

然后在Tony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被扫帚女士打倒在地并且被强硬地推出了房门(虽然难以置信,他的确被一把扫帚挟持着出了房门)。

 

“女士,虽然这个问题可能问得有点晚,我还是得按照礼仪问一句,小姐的芳名是?”

 

“Natasha Romanoff,初次见面,你好,Tony Stark。”

 

Tony被推进了餐厅。他抬头看见金色的巨狼站在餐厅的另一头。它直立起来果真比他高了不止一星半点。他咳了一声,试探着问了一个好:“日安,Steve先生。”

 

“日安,小Stark。”Tony觉得Steve的声音意外得好听。之前虽然他也曾听过,但那时是打过一场之后,双方都是声音嘶哑且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根本不想废太多力气说些废话。

 

“我先问个问题,为什么你们都喊我‘小Stark’?”

 

Tony看见Steve盯着自己,他听见Steve说:“因为我们可能有渊源。请坐下吧,小Stark。”

 

Tony拉开右边椅子坐了下来。Steve坐在了主席位。他们靠得很近,Steve前腿搭在桌子上,他放低了身体。

 

“我想向你说声抱歉,小Stark。当时因为诅咒,我丧失了理智,攻击了你和你的父亲。”Steve低下他的头,Tony看到他头顶柔金色的绒毛,心中突然想试试手感。而他也这么做了。

 

“小Stark?”Steve抖了抖耳朵,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咳,抱歉我只是一时好奇。”Tony收回手,“还有,叫我Tony,一直喊我Stark,我就会想起老头子。”

 

“那好,Tony,我听说,你准备帮我们解咒。”

 

来了。Tony暗想,他坐直了身:“是的,作为交换,解除魔咒之后,我就能回去。”

 

“好。”

 

嗯?Tony原本已经做好进行一番长篇大论你来我往的大型拉锯战的准备,Steve直接一个字“好”就把他所有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这个可真不像之前一见面就要咬死他的发狂的巨狼。

 

“那么,在这之前,我需要一个工作室。”

 

“可以,我还能让Banner做你的帮手,虽然他现在这种状况并不能帮到你太多,但是,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有话聊。”

 

“就是那个箱子?”

 

“不止箱子那么简单,Tony。”Steve坐直身体,“现在,一起用餐吧。”

 

这绝对是Tony吃过的最诡异的一场晚餐。家具自动把饭菜送上餐桌,而他和一头狼(据说其实是一个人)一起用了晚餐。他匆匆忙忙用完晚餐,就和Steve道了别回自己房间去了。

 

“Stark之子,解局人否?”在一边看着情况的钟表Thor突然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把一旁的烛台Clint吓了一跳。

 

“反正我们已经等待了那么久,不急这一时片刻。”美丽的扫帚小姐Natasha如是说。

 

“老朋友的孩子啊。”衣架先生Bucky感叹了一句,“原来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啊。”

 

Steve离开座位,转身穿过房门,走了几步,推开一间暗门。

 

那房间里原本没有任何光线,本该暗得很。但奇妙的是,房间正中央立着一张小石台,台子上有一颗浮在空中的绿色的被玻璃罩着的小种子,它放着柔和的、星星点点的蓝光,光线强度不大但足以照亮整个石台。

 

“奇怪。”Steve盯着那种子看了许久,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怎么开始有发芽的迹象了呢?”

 

 -TBC-

 

我好想写到Tony养狼的日常啊


评论(2)

热度(18)